发电厂的冷却塔干嘛用 震撼!电厂四座冷却塔爆破视频曝光

[导读]:本文(《震撼!电厂四座冷却塔爆破视频曝光》)由来自泰安的用户投稿,并经由本站(瑞隆玻璃钢)结合主题:发电厂的冷却塔干嘛用,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胡世忠,邓川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河北兴泰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位于河北省邢台市南郊,为国家特大型企业,被誉为冀南明珠。 公司前身为邢台发电厂,是国家在第四个五年计划期间兴建、第六个五年计划中大规模扩建的火力发电厂。电厂兴建伊始编号为“151工程”。从1970年4月13日一期工程破土动工,到1974年12月31日二期工程投产,西厂(下称“老厂”)建设基本完成。至此,邢台发电厂成为河北省南部电网主力电厂,装机容量占河北南网总装机容量(包括水电)的12%。

精彩小说,有空可以看看

第一章鸟不拉屎的地方

李帮贫再一次看了看上面写着黑土镇政府的分配文,登上了去黑土镇的客车。

客车上堆满了各种货物,里面的气味让李帮贫有种作呕的感觉,客车很慢,一直有上下的客人。

走了一个小时,路况越来越不好,上车客人衣服越来越破烂,李帮贫暗暗的皱着眉头,他从这些乘客的穿着可以看出,黑土镇人民的生活水平绝对不好。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颠沛,李帮贫终于到了一个破烂的小镇,他环顾四周,将小镇尽收眼底,幸亏他来的时候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黑土镇这个地方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今天见到货真价实的黑土镇,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

小镇上人不多,李帮贫想找个老乡问问,黑土镇政府在哪里。忽然看见不远的地方,挂着几个牌子,其中最醒目的就是"中共董芝县黑土镇委员会"和"中共董芝县黑土镇人民政府"两块牌子。

李帮贫脸上露出喜色,挂牌子的那个院子肯定就是黑土镇政府,他快速的朝着那边走去。

李帮贫走近一看,那个院子就是黑土镇政府,他看见有个牌子上面写着‘党政办公室’,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李帮贫看见办公室里面一个男子正在打电话,他局促的在门边站着。这男人中等个儿,穿一件黑色的中山装,打扮的文文静静。

"你有什么事?"男人说话很温和。

李帮贫正观察的出神,忽然听见问话声,他惊了一下,赶紧道:"领导,我来报道。"

那男人诧异的问道:"报什么道?"

李帮贫赶紧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掏出被自己揉的皱皱巴巴的分配文,递到那个男人的手中。

那男人接过李帮贫的分配文,脸上立刻有了笑容,赶紧道:"原来是小李同志,赶紧坐。"

李帮贫对那男人的阴阳脸还是有点不习惯。

那男人问道:"你叫李帮贫?我是我们镇的办公室主任胡世忠。"

李帮贫道:"我是李帮贫。"他看见眼前的这个同志是办公室主任,赶紧伸出手来,对胡世忠道:"胡主任,你好!"

胡世忠道:"你好,小李,我们以后就是同事,有事尽管说话。"

李帮贫打心眼中感谢胡世忠,问道:"胡主任,我现在.........?"

胡世忠道:"你稍微等一下,我马上领你去见李镇长。"

时间不长,胡世忠打完电话,他带着李帮贫走进一个小楼。李帮贫从小楼房间的牌子上可以看出,这个小楼上住着的人都是黑土镇的党政领导,可以说这个楼就是黑土镇的枢纽。李帮贫跟随胡世忠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道:"李镇长,李帮贫来报道。"

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喊道:"进来!"

胡世忠和李帮贫走了进去。

李帮贫低着头,心咚咚的跳着。

镇长李权兵道:"你是李帮贫?"

李帮贫道:"李镇长好,我是李帮贫。"

李镇长道:"帮贫,帮贫!你这个名字好,来我们这里就要帮助农民脱贫、致富。"

李帮贫不知道说什么,站在李权兵面前尴尬的笑着。

李权兵道:"别紧张,坐吧!"

李帮贫坐在李权兵对面的沙发上,规规矩矩的坐着,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在那里,局促的交织在一起。

李权兵看见李帮贫坐在沙发上,没有再说话,快速的批改着文件。

李权兵大约四十来岁,脸色微黑,看起来很健康。

李权兵办完了业务,问李帮贫道:"组织既然将你分配到我们黑土镇,你肯定就有胜任黑土镇工作的能力,你对你今后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李帮贫赶紧道:"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李权兵笑了笑道:"好,很好,我们黑土镇的工作比较繁重,你既然来到这里,就要做好不怕吃苦的准备。"

李帮贫点了点头。

李权兵接着问道:"你是那个大学毕业的?"

李帮贫道:"李镇长,我是我们省‘广和大学政法系毕业’。"

李权兵赶紧道:"你是广和大学毕业的学生,组织将你分配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委屈你了。"

李帮贫道:"李镇长,我愿意来到艰苦的地方锻炼。"

李权兵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既然他是广和大学的毕业生,就不应该来这穷苦的黑土镇,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得罪了某个领导?或者他是的某个高官的子弟,到落后的地方来镀金?

李权兵道:"胡主任留一下,小李同志,你先下去吧,你的工作我们会开会研究。"

李帮贫走出李权兵的办公室,看见李权兵办公室的对面就是书记办公室,他心里道:"胡世忠为什么不将自己领去见党委书记?"

他一个人还不敢去,就慢慢的朝着胡世忠的党政办公室走去。

李帮贫推开门发现里面有好多人,忽然一双柔软的小手捂住了他的眼睛,问道:"李帮贫,你猜我是谁?"

李帮贫闻到一股清晰的香味,他知道这种味道只有处女身上才会特有,他摇了摇头道:"我听你的声音好熟悉,但是不知道你是谁?"

这个时候,只听见一个男的哈哈哈大笑道:"焦雯雯,你输了,今天晚上请我们吃饭。"

李帮贫听见焦雯雯三个字,他的脑子轰的一下,难道是我大学同学焦雯雯,他猛的拉开捂住自己双眼的的双手,一看,站在自己眼前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同学焦雯雯。

焦雯雯长的丰满有韵味,对于男人来说,非常有杀伤力。她是李帮贫的大学同学,也是广和大学毕业,两个人同班同专业,关系非常好。

李帮贫高兴的问道:"雯雯,你怎么会在这里?"

焦雯雯嗔怒的道:"李帮贫,我们才毕业几天啊,你就听不出我的声音了?"

李帮贫尴尬的摇了摇头道:"雯雯,我不知道你也会来黑土镇。"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长的白白净净,梳着偏分头的男孩对焦雯雯道:"雯雯,别再抱怨了,反正今天晚上你请我们吃饭吃定了。"

李帮贫看见说话的男孩,更加的惊讶,因为这个男孩不是别人,也是他广和大学毕业的同学冯三金。

李帮贫猛然间将刚来黑土镇的落寞之情一扫而光,高兴的喊道:"三金,你小子怎么也在这里?"

冯三金道:"帮贫,我不知道你也来黑土镇,我们这次分配,好像和原来的分配不一样,都在要到单位报名的前一天才拿到分配文,你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

李帮贫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原来以为这个地方就只有我一个人,现在看见你和雯雯,我太高兴了。"

冯三金道:"帮贫,你是不是看到还有人和你一起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受罪,你心里特别的平衡?"

李帮贫知道冯三金和自己开玩笑,朝着他笑了笑。他明白他这个同学,他这个同学平时就爱专门找别人的别扭。

李帮贫笑道:"是啊,只要有你陪着我受苦,我就高兴。"

冯三金举着拳头疯狂的朝着李帮贫追来,李帮贫快速的躲到桌子后面。

党政办所有的人都放下工作,高兴的看着他们玩耍。

焦雯雯道:"帮贫,三金,你们别闹了,一会李镇长下来看见你们打闹,会挨骂的!"

李帮贫和冯三金听见李镇长三个字,都停止了打闹。

焦雯雯看见李帮贫和冯三金停止了打闹,就对李帮贫道:"帮贫,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党政办的副主任张波张主任。"

李帮贫看见这个张主任年龄比胡世忠要小,但是长的比胡世忠肥胖,他赶紧伸出一双手紧紧的握住张波的双手,道:"张主任,以后请您多多关照。"

张波笑道:"小李,我们是政府单位,可不能关照。"说完哈哈哈大笑。

李帮贫道:"张主任,帮贫明白,您有事就尽管吩咐!"

焦雯雯紧接道:"这位是我们党政办的张旭,这是胡玲玲,这是李可..........."

李帮贫和他们一一握手。

这个时候只听见李可道:"雯雯,你刚才答应我们什么,可别忘了?"

焦雯雯狐疑的道:"什么?"

冯三金道:"雯雯,你可不带这样的,你说,你捂住帮贫的双眼,只要帮贫猜不出你是谁,你就晚上请客!"

李可笑着点了点头。

李帮贫终于明白,刚进来的时候焦雯雯为什么捂住自己的双眼,并且还问自己她是谁?

李帮贫偷偷的看了看焦雯雯,焦雯雯脸上虽然喜气洋洋,但是李帮贫明显的感觉到,焦雯雯有点幽怨。

李帮贫道:"这顿饭不用雯雯请,我刚来黑土镇,应该我请大家。"

这个时候只见冯三金道:"不行,我不喜欢吃你请的饭,我就喜欢吃雯雯请的饭。"

焦雯雯笑道:"好啊,那一会下班我就请大家吃饭,顺便借着这顿饭给我们的帮贫同志接风。"

大家使劲的鼓起掌来。

只见李可高兴的喊道:"今天晚上有好饭吃了!"

李帮贫仔细的看了看李可,这个女人三十岁左右,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衫,脸蛋白嫩,身体丰腴,是人一见就有种喷血的感觉,他明白,这样的人一般工作不行,就只会混吃混喝。

李帮贫看了看,赶紧转过头去。

第二章准备请领导吃饭

现在离吃饭还有点早,李帮贫跟着焦雯雯和冯三金离开党政办工室。

李帮贫道:"雯雯,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焦雯雯道:"现在吃饭还早,要不去我房间吧!"

李帮贫还没有说什么,只见冯三金道:"好啊,好啊,雯雯,我和你同学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见过你的闺房呢,今天正好可以去看看。"

焦雯雯道:"我最不愿意你去我的闺房!"

冯三金道:"雯雯,今天可是你邀请我去的。"

焦雯雯道:"三金,我可没有邀请你去,我是邀请帮贫去。"

李帮贫以为冯三金要生气,可是冯三金笑了笑道:"反正我今天就要去,你让我不去就不行。"

焦雯雯看着冯三金的憨样,笑了笑,再也没有说话,朝着前面走去。

冯三金和李帮贫高兴的在她后面跟着。

焦雯雯的房间在李权兵镇长办公室的一楼,直接进门拐个弯就到了。

焦雯雯掏出钥匙,打开门,李帮贫立刻感到一阵清香扑鼻。

冯三金道:"雯雯,你的房间好香啊!"

焦雯雯白了冯三金一眼,对他们道:"快进来吧!"

李帮贫走进房间,眼前立刻一亮,这难道就是女人的闺房,白色的床上悬挂着白色的蚊帐,床的两旁是白色的床头柜,床头柜上放着一盏白色的台灯。床的对面是白色的梳妆台和白色的衣柜。

焦雯雯看着李帮贫和冯三金的神情,对他们道:"我这里没有板凳,你们两个就坐床上吧!"

李帮贫看见洁白的床单,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坐。

冯三金朝着上面使劲的一坐,再使劲的朝着上面弹了弹,道:"雯雯,你的床是席梦思,真软和,真美妙,如果我晚上能睡在这里,就更加的美妙。"

焦雯雯假装生气的道:"冯三金,你想什么呢?"焦雯雯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蛋已经变得绯红。

李帮贫看见焦雯雯绯红的脸蛋,陪衬着她那苗条的身材,他感到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转瞬即逝。

焦雯雯倒了两杯茶分别递到李帮贫和冯三金手里。

李帮贫看见他们三个因为冯三金的话都比较尴尬,说道:"雯雯,三金,我们三个都是一起毕业,你们怎么会比我早到黑土镇呢?"

焦雯雯道:"我也来黑土镇时间不长,三金比我来的早。"

冯三金道:"关于我们这届毕业生的分配,不知道组织部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分配的时间不知道,分配的地方不知道,总之,当人事局通知你拿分配文的时候,你的一切已经定了。"

焦雯雯道:"就是,如果按往常,我们广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都分配在市委、市政府这样的单位,最次也能分配在县委县政府,但是这次没有想到,黑土镇一次就收录了我们广和大学三个毕业生。"

冯三金道:"雯雯说的对,黑土镇这次应该以我们的到来自豪。"

李帮贫看见焦雯雯和冯三金兴奋的表情,他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他问道:"雯雯,三金,你们目前干什么工作?"

冯三金刚要胡吹,焦雯雯道:"三金,别说假话。帮贫,我们两个来这里将近两周了,还没有正式的工作。"

冯三金点了点头。

李帮贫狐疑的问道:"为什么,我们可是国家分配的正式干部。"

焦雯雯道:"是啊 ,我们是国家分配的正式干部,但是黑土镇目前没有党委书记,人事安排暂时冻结。"

李帮贫终于明白,为什么党政办主任没有将自己领到党委书记的办公室。

李帮贫继续问道:"那你们现在........"

焦雯雯道:"我们现在就是打杂,什么事情都干。"

李帮贫心里道:"看来小小的黑土镇也不是一帆风顺。"

冯三金道:"雯雯,我们别再说这些不高兴的话,就说说今天晚上请客的事。"

李帮贫着急的道:"今天晚上我请客,怎么能让雯雯请客!"

冯三金道:"我说今天晚上雯雯请客只不过是个幌子,工作已经半个月了,我们还没有进入状态,我想今天晚上趁着帮贫到来,我们请黑土镇的领导和同事吃顿饭,和他们增进一下感情,怎么样?"

李帮贫道:"好啊,但是今天这顿饭必须我请,不能让雯雯请。"

雯雯道:"我说过是我请,那就得我请。"

李帮贫道:"我不能让女生请。"

焦雯雯生气的道:"你还是大男子主义。"

冯三金看见李帮贫和焦雯雯争的不亦乐乎,就说道:"我看今天晚上的客还是由我们三个人共同请,请的时候就说,我们三位新同事请我们黑土镇的领导和同事吃顿饭。"

李帮贫道:"好,我赞同,要不要和党政办胡主任商量一下!"

李帮贫刚来见到的第一位领导就是胡世忠,胡世忠又领着他见了镇长李权兵,所以他对胡世忠的印象还可以,就提出了这个建议。

冯三金道:"我觉得可以。请完这顿饭,希望领导能给我们三个安排个好工作。"

李帮贫和焦雯雯点了点头。

焦雯雯道:"三金,要不我们三个现在就去找胡主任?"

冯三金道:"好,我们三个现在就去。"

三个人快速的来到党政办公室,但是胡世忠没有在里面,他们几个又朝着胡世忠单独的办公室走去。

他们刚走到胡世忠办公室的门口,恰好碰见胡世忠正在开门,他们三个快速的走了过去。

胡世忠看见李帮贫、冯三金和焦雯雯三个走了过来,盯着他们。

冯三金道:"胡主任!"

胡世忠笑道:"原来是你们三位,快进来!"

他们三个走了进去,李帮贫发现胡世忠的房间和李权兵的房间比起来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胡世忠问道:"你们三个找我有事?"

李帮贫局促的道:"胡主任,我们来到黑土镇,就是黑土镇的一员,所以我们想请我们镇的领导和同事吃个饭,希望您给我们拿个主意?"

胡世忠惊讶的看着他们三个,问道:"你们想请全镇所有的职工吃饭?"

李帮贫三人点了点头道:"是,我们什么也不懂,就来问问您,希望您给我们拿个主意。"

胡世忠脸上露出了笑容,李帮贫知道,这种笑容是对自己地位满足的笑容。

胡世忠道:"小李,小冯、小焦,你们三位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认为,你请全镇所有的职工吃饭没有必要。"

李帮贫眼睛盯着胡世忠。

胡世忠接着道:"我看你们还是请几位主要领导吃个饭吧!"

李帮贫道:"胡主任,我们什么也不懂,您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胡世忠道:"这样吧,以往我们镇来的每位职工,我们都要在我们镇的金升源酒店摆几桌给他接风,但是现在我们镇还没有党委书记,所以给你们几位接风的事情暂且就搁下了。既然你们几位今天想请领导吃饭,我看这样吧,今天晚上还是由我们镇的主要领导给你们几位接风,你们看怎么样?"

李帮贫等人听见胡世忠和蔼可亲的话语,他们的脸上浮起了笑容。

胡世忠接着道:"你们三位暂且下去,关于这件事我先去给李镇长汇报一下。"

李帮贫高兴的道:"谢谢胡主任!"

他们三个离开胡世忠的办公室继续走进了焦雯雯有香味的闺房。

焦雯雯一进去就着急的道:"帮贫、三金,我们先前不是答应党政办的同事请他们吃饭吗,怎么变成领导给我们接风了?"

焦雯雯的态度,李帮贫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问道:"雯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焦雯雯答道:"帮贫,如果我们为了和领导吃饭,不履行我们答应党政办同事的诺言,我怕他们会背后说我们的坏话!"

冯三金道:"雯雯,别怕,不是我们不请他们吃饭,是胡主任说今天晚上要给我们接风,况且,目前我们三个在黑土镇都没有正经的工作,我们两个都来半个月了,整天还是打杂,如果我们今天晚上和领导接触成功的话,肯定会对我们有好处!"

李帮贫点了点头道:"雯雯,三金说的对,我们在政府单位就要听从领导的安排,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下,等胡主任给李镇长汇报后,我们再做打算。"

焦雯雯只能点了点头。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见有人喊焦雯雯,焦雯雯出去一看,原来是党政办的副主任张波。

焦雯雯道:"张主任,您找我有什么事?"

张波笑道:"雯雯,胡主任让你和帮贫、三金去他的办公室。"

焦雯雯高兴的道:"知道了张主任。"

焦雯雯快速的回到房间,冯三金着急的问道:"雯雯,张主任找你什么事?"

焦雯雯道:"胡主任让我们三个去他的办公室。"

冯三金高兴的道:"看来我们今天晚上和领导吃饭有戏。"

三个人高兴的朝着胡世忠的办公室走去。

他们三个来到胡世忠的办公室,胡世忠直接告诉他们,今天晚上给他们三个在金升源大酒店接风,他们三个听到这个消息,除了焦雯雯担心党政办的同事不理解,背后说坏话,李帮贫和冯三金都很高兴。

他们三个跟随胡世忠朝着金升源大酒店进发。

第三章矛盾

1990年是国家经济改革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政府工作总的指导思想是: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全国各族人民,振奋精神,克服困难,为治理整顿、深化改革的顺利推进,为实现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进一步稳定发展而奋斗。

黑土镇也不类外,它同样受到改革浪潮的冲击,虽然现在街道中满是灰尘,杂草,卫生脏乱差达到极点,但是这条脏乱的街道中也矗立着几个醒目的红色大字"金升源大酒店"。

在这个大酒店中,黑土镇的领导和我们看起来有点可怜的李帮贫等人在觥筹交错。

李帮贫的脸好像打了了鸡血一样,变成了红色,只见他站起来对正要端起酒杯的李权兵道:"李镇长,这杯我替您喝了!"

李权兵看了看李帮贫,道:"小李,你还能再喝?"

李帮贫道:"李镇长,我当然能喝,我们三人原来想请您和各位领导今天晚上吃顿饭,可是,最后变成了您和各位领导给我们接风,我在这里谢谢您和各位领导。"

李权兵听见李帮贫的话,心里乐开了花。

实际上李权兵今天晚上来的时候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黑土镇原来的党委书记彭刚没有调走之前,他虽然是个镇长,可是,实际上是一个傀儡。

彭刚是党委书记,是黑土镇的一把手,黑土镇的所有干部都围绕着他转,每次喝酒,彭刚都坐在首位,这个时候,他不但嫉妒而且羡慕。

今天听胡世忠汇报,李帮贫三人想请自己和其他班子成员吃饭,他一下子就答应,反正现在没有党委书记,在这里自己就是一把手,他想看看,这些平时围绕着书记转的人,今天晚上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李权兵道:"小李,从你们上班的第一天起,就是我们黑土镇的一员,我们就是一家人,我现在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始终要紧紧跟随党组织,完成党交给你们的任务。"

李帮贫道:"明白,李镇长,以后您有事,就吩咐!"

李权兵还要训话,只见脸色白净的副镇长邓川站起来,道:"李镇长,您别再训话了,我们赶紧喝酒。"说完,将酒杯朝着李权兵的酒杯一碰,昂脖一饮而尽。

李权兵的脸变的通红。

邓川是彭刚书记的人,在彭刚没有被调走前,邓川就没有将李权兵放在眼中,没有想到,彭刚走后,邓川仍旧让李权兵难堪。

李权兵暗道:"我一定要整治整治这个小子。"

邓川的作为让整个桌子上的人都感到惊讶,领导正在讲话,副职将他的话打断,说轻点是对领导的不尊重,说重点,是对领导权威的挑战。

邓川一直分管乡镇建设,彭刚任书记期间,邓川是黑土镇的名人,相识的全是黑土镇包工程的大小老板,彭刚被调走,虽然他还分管乡镇建设,但是许多的老板都知道邓川和李权兵不和,就投靠了李权兵,从而,邓川对李权兵产生了仇恨。

这个桌子上坐的还有分管卫生的副镇长陆明、分管教育的副镇长姚凯,还有人大主任魏炳瑞,纪委书记王小红,组织委员徐雅江,宣传委员邓大江。

这个时候,只见人大主任魏炳瑞站起来道:"邓副镇长,您已经和李镇长碰过杯了,现在我也敬李镇长一杯,在彭书记调走的这段时间,李镇长为了我们黑土镇的全体人民是没日没夜的操劳,我替黑土镇的全体村民谢谢您。"

李权兵知道魏炳瑞是为了打圆场,也借坡下驴道:"魏主任,我们党干部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只要我们黑土镇的人民能过上好日子,我就是累死也心甘情愿。"

李权兵的话刚说完,只见整个桌子都响起了掌声。

魏炳瑞也举起杯和李权兵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李权兵的话虽然引起了掌声,但是他明白,这些掌声只是对自己的敷衍。因为邓川嘴角就泛着让人难以理解的笑。

李权兵现在非常怀疑自己的能力,彭刚在的时候,他们围绕着彭刚转,将自己不当一回事,彭刚不在了,这些人还是不将自己当成一回事。

李权兵猛然间看到李帮贫等三人,心里道:"看来自己要在黑土镇站稳脚跟,必须有自己的人,要不然,自己即使当了书记,在黑土镇也玩不转。这三个年轻人不错,自己可以培养一下,争取让他们帮助自己,让这些自以为是的老家伙靠边站。"

接下来分管卫生的副镇长陆明、分管教育的副镇长姚凯等人分别向李权兵敬酒。

李帮贫看见所有的领导都向李权兵敬完了酒,站起来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道:"李镇长,我再敬各位领导一杯!我们三个刚参加工作,什么也不懂,以后在工作中还要请各位领导多多指导。"李帮贫说完一饮而尽。

邓川听完李帮贫的话道:"小李啊,其他人的指导不敢当,只要有李镇长指导就行了。"

李权兵的涵养再高听了邓川的话也忍受不了,他猛的站起来,道:"邓副镇长,你是什么意思,我得罪你了吗?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和我作对?"

邓川也往起一站笑道:"李镇长,您现在主持黑土镇的工作,是黑土镇名副其实的一把手,我怎么敢侮辱您!"

李权兵道:"邓副镇长,我知道你只服彭刚书记,但是你要知道,彭刚书记已经走了,现在黑土镇的工作由我主持。还有,即使彭刚书记在,那我还是黑土镇的镇长,是你的上级,你随意的侮辱你的上级,是什么意思,是我工作不到位,还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如果你觉得我工作不到位,我没有能力做黑土镇的镇长,那你可以向董芝县委、县政府反映,让县委另外给我安排工作,如果你觉得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只要你提出来,只要大家认为我错了,我今天向你磕头认错!"

邓川实在没有想到,平时温顺如猫的李权兵,今天怎么变成了老虎。

邓川无话可说,因为李权兵的话都在理上。

邓川恨李权兵,就是因为李权兵主持黑土镇工作以后,黑土镇包工头都投靠到了他的身边。

李权兵接着道:"邓副镇长,如果你无话可说,我会将今天的事向董芝县委做一次汇报,必要的时候,我会请县纪委对我进行调查,看我李权兵有没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如果有任何做的不对的地方,我立刻辞去黑土镇镇长的职位。"李权兵说完,拂袖而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邓川的脸变成了乌黑色,他实在没有想到,一向懦弱的李权兵忽然变的厉害。

邓川什么也不害怕,即使李权兵撂挑子他也不怕,他最怕的就是李权兵将今天的事情向县委汇报,如果将此事向县委汇报,县委肯定会支持李权兵,毕竟李权兵是县委委派的黑土镇最高的党政领导。

邓川更明白,如果李权兵将他们之间产生矛盾的根源报告给县纪委,县纪委肯定会立案查处,说不定自己这些年弄的猫腻就会被查个一清二楚。邓川想到这里,脸上的汗水涔涔而下。

李权兵走后,邓川也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其他的人看见邓川和李权兵离开,也没有心情继续饮酒,就相继离开,最后这桌丰盛的宴席前就剩下李帮贫、冯三金和焦雯雯。

李帮贫等三人郁闷之极,他们没有想到,政府对他们的接风宴就这样不欢而散。

焦雯雯问道:"帮贫,现在怎么办?"

李帮贫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冯三金郁闷的道:"这么好的饭菜,他们不吃留给我们,那我们三个今天就来个一醉方休。"

第四章李可被揍

焦雯雯怒道:"你现在还有心情喝酒,因为我们三个的提议,今天才会发生这样不愉快的事,李镇长、邓镇长现在肯定特别恨我们,我们一下子就得罪了两位重要领导,你说,我们今后在黑土镇的日子可怎么过?"

李帮贫看见焦雯雯发怒,宽心道:"雯雯,别担心,两位镇长之间以前肯定有矛盾,只不过他们借着这次宴请爆发了而已,不关我们的事,你看这桌酒菜基本上没动,我们三人以前就是同学,现在又分在同一个单位,以后又是同事,今天,我们借着这顿酒宴,好好的庆祝一下,至于其它的事,明天再想办法。"

冯三金高兴的道:"好,我也正是这个意思,反正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焦雯雯看见他们两人都这样说,什么也没再说,将快要流出的眼泪强压在眼眶中。

李帮贫看见焦雯雯也表示了同意,就从桌子上面端起一杯酒,道:"雯雯,三金,我们三人举起杯子,为我们结束大学生活,开始新的生活干杯!"

焦雯雯和冯三金脸上的不愉快一扫而光,齐声喊道:"干杯!"

没有了领导也就没有了拘束,三个年轻人放的很开,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时间不长,冯三金和焦雯雯已经大醉,李帮贫由于今天刚来黑土镇,酒桌上又发生李镇长和邓副镇长吵架的不愉快,久久进入不了状态,才没有喝醉!

李帮贫看着酒醉如泥的焦雯雯和冯三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正在犯愁的时候,只见酒店的老板出来问道:"小李同志,需要帮忙吗?"

酒店的老板知道这三个人是黑土镇的职工,所以对他们三人表现的很客气,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生意多一半要靠黑土镇的这些职工捧场。

在九十年代初,农民虽然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是他们手头上并不富裕,就是有一点闲钱,也想着自己家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所以能来这个地方消费的只有黑土镇政府的职工干部。

刘东知道,这些人就是自己的衣食父母,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他们,虽然他看见这三个人比较年轻,但是他还是像孝敬父母一样,低着头哈着腰,对他们毕恭毕敬。

李帮贫道:"老板,你能不能帮助我将他们送到镇政府,我一个人弄不动他们两个。"

刘东道:"放心吧,小李同志,你们黑土镇政府的职工平时在我这里喝酒,也有喝醉的,喝醉了都由我送回去。"

李帮贫高兴的道:"谢谢刘老板。"

李帮贫相帮着将焦雯雯和冯三金抬上刘老板的架子车。

四月份的天气虽然不凉不热,但是黑的比较早,李帮贫抬头看看天,天上布满繁星,已经大黑。。

李帮贫看看躺在车子里面的焦雯雯和冯三金,无可奈何。

酒店老板刘东问道:"小李同志,我听李镇长叫你小李同志,我以后就叫你小李同志。"

李帮贫道:"好,我叫李帮贫,以后你也就叫我李帮贫。"

刘东高兴的道:"好啊,你这个名字真好,我们这个地方穷,就要帮贫,你叫李帮贫,肯定是老天让你来帮助我们的,我在这里先替老百姓谢谢你。"

李帮贫笑了笑道:"刘老板,你真幽默,你的生意那么红火,怎么用得上我帮贫?"

刘东道:"帮贫同志,我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地方开这么一个小酒楼,根本赚不了多少钱,怎么能不需要你帮贫。"

李帮贫道:"你以后就别叫我小李同志或者帮贫同志,干脆就叫我小李。"

刘东高兴的道:"你看我这这记性,就是记不住。"

李帮贫今天有点累,他这么多年实在没有像今天这么累过,这时,他看见了黑土镇政府的牌子,高兴的道:"刘老板,我们快到了。"

刘东道:"是啊,前面就是,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天真黑。"

李帮贫道:"刘老板,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我可真不知道将这两个人怎么办。"

刘东道:"别客气,我们离的不远,有时候就来我哪里坐坐。"

李帮贫道:"好啊。"

刘东道:"帮贫,你一个人将他们两人怎么弄上去,要不我帮你将他们弄到房间里面去?"

李帮贫道:"刘老板,实不相瞒,我也是今天刚来黑土镇,还没有分到房子,他们两个都是我以前的同学,但是我只知道她的房间。"李帮贫说完指了指正在沉睡的焦雯雯。

刘东道:"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我看我们先将你这位女同学送到她的房间,然后你和他跟着我去我的酒店睡。"刘东指了指沉睡中的冯三金。

李帮贫道:"那太麻烦你了刘老板。"

刘东道:"你太见外了,这有什么麻烦的,出门在外都是兄弟,更何况,你还在镇政府任职。"

李帮贫到道:"谢谢你。"

李帮贫正发愁自己晚上没有住处,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竟然碰上刘东,刘东和李帮贫相帮着将焦雯雯送回她的房间,然后让隔壁房间的一个女同事照顾焦雯雯,他们又带着冯三金离开黑土镇政府。

一夜无话,第二天李帮贫早早的醒来,看见冯三金还在沉睡,使劲的捏着冯三金的鼻子,冯三金出不来气,被憋醒,抬头看见是李帮贫,道:"帮贫,你这是要图财害命啊,我可是穷小子一个,即使害了命,也得不到钱财!"

李帮贫道:"赶紧起来,我们去上班。"

冯三金懒洋洋的道:"上什么班,反正我们又没有工作,整天做的就是扫地端茶的事。"

李帮贫道:"赶紧起来,你不记得昨天李镇长和邓镇长吵架了?"

冯三金猛的坐起来,道:"是啊,你为什么不早说,昨天,李镇长既然敢当着那么多党政领导的面和邓副镇长撕破脸,今天肯定有动作,我们快点走,还是别触那个霉头。"

李帮贫道:"我们赶紧去上班,虽然他们两个人相争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我们也要做好我们分内的事。"

冯三金道:"快点走,今天说不定就有好戏瞧了。"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刘东端上来一碟包子,放在桌子上,道:"赶紧起来吃早饭,吃完早饭去上班。"

李帮贫实在没有想到,天底下还有这样好的老板。

李帮贫道:"刘老板,谢谢你!"

刘东道:"别客气,赶紧吃,我们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就是朋友。"

李帮贫和冯三金快速的下床洗了把脸,狼吞虎咽的将一碟子包子吃了个干干净净。

他们走进党政办公室,发现里面的人非常的多,好像正在议论昨天晚上李权力和邓川吵架的事。

李帮贫看见焦雯雯也在里面,只是让他不解的是焦雯雯为什么哭泣,她雪白的脸上流下两行热泪,慢慢的用纸巾擦拭着。

李帮贫猛的窜到焦雯雯面前,着急的道:"雯雯,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为什么哭?"

焦雯雯听见李帮贫的话语哭的更加伤心。

这个时候,只见一个女人的声音道:"还想来个英雄救美!小小年纪就说话不算话,说请我们吃饭,白白让我们欢喜一场,最后专门去舔领导的屁眼,不但没有舔着,还惹了一身骚。"

李帮贫抬头一看,看见说话的女人正是李可。

李帮贫道:"大家都为同事,你为什么要辱骂她。"

李可看起来漂亮,可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只见她骂道:"那里来的臭小子,竟敢为了一个不讲诚信的小妞,来老娘这里跋扈。"

李帮贫怒道:"你刚才骂谁,你再骂一句,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李可继续骂道:"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小妞了?你不照照镜子,就你长得酸不拉几的样子,她能看上你,哈哈哈哈!她能看上的,至少也是个党委委员。"

李帮贫刚从学校出来,从来就没有忍受过这样的欺辱,只见他一掌朝着李可的胸部推去,刚挨着,就觉得着手处软绵绵的一团,紧接着李可的脸部撞在墙壁上,只听见一声惨叫,紧接着一股鲜血喷上了屋顶。

李可做梦也没有想到,在黑土镇这一亩三分地,竟然还有人敢打她,李可撕心裂肺的叫喊着。

整个党政办公室的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小子昨天刚来,就将这只人见人怕的母老虎给揍了。

焦雯雯也被李可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喊醒,她看见李可嘴里冒出的鲜血,一下子慌了神,可是李帮贫并没有害怕,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打过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恶,骂的话太难听,竟敢在自己的面前欺负焦雯雯。

李可继续撒泼用脏话骂着李帮贫。

李帮贫怒道:"你再骂一句,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第五章焦雯雯背叛李帮贫

李可看见李帮贫凶煞的眼神,一下子没有了刚才的泼辣劲,只见她朝着李帮贫和焦雯雯喊道:"你们给我等着,有你们好瞧的。"说完捂着冒血的脸冲了出去。

正在办公室的张旭和张波都为这三个年轻人感到后怕,他们两个隐约感觉到他们今后的日子不好过。

黑土镇所有的人都知道,宁可得罪黑土镇的一般领导,也别得罪这个母夜叉,如果得罪她,那意味着你在黑土镇永无出头之日,李可凭借她美丽的容貌,经常游走于黑土镇的高层之间。

在彭刚当黑土镇书记的时候,她平时和彭刚形影不离,彭刚调离黑土镇时间不长,她又和镇长李权兵搞在一起。

黑土镇的女人都非常的鄙视她,但是对她又有种羡慕,这种羡慕是真心的,因为不是黑土镇的所有女人都能上黑土镇党政一把手的床。

李可可谓通天,只要在黑土镇的这一亩三分地,基本上没有她办不成的事情,黑土镇的职工和全镇村民都知道,谁只要一有事,准能想到黑土镇有个叫漂亮女人李可,给她带点礼品,只要她答应,基本上就能办成。因此李可虽然是黑土镇领导的玩物,但是她仍旧有不少人缘,仍旧有不少朋友。

焦雯雯和冯三金比李帮贫来的早,对李可早有耳闻,现在看见李帮贫竟然闯下这么大的祸,她们内心感到害怕,怕李帮贫牵连自己。

冯三金很后悔,后悔认识李帮贫,他本想好好的在黑土镇干一番事业,现在李帮贫得罪了李可,这一切都要泡汤。

李帮贫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关心的问道:"雯雯,你怎么样?"

焦雯雯生气的道:"我没事,不用你管。"焦雯雯说完冲出党政办公室。

李帮贫好像受了伤的狮子,睁着一双眼睛看着焦雯雯离去的背影,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帮助焦雯雯打了李可,她为什么还对自己这个样子。

李帮贫求助的看着冯三金,冯三金对李帮贫道:"帮贫,你跟我出来吧!"

李帮贫紧跟着冯三金走出党政办公室的大门,走到一个僻静之地,冯三金生气的对李帮贫道:"帮贫,你今天闯了大祸!"

李帮贫生气的道:"三金,什么大祸?难道是我打了那个女人?她该打!"

冯三金生气的在地上乱转。

李帮贫道:"别转了,给我说。"

"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他在我们黑土镇可通着天,你得罪了她,就等于得罪了黑土镇的领导!"

李帮贫道:"你给我说清楚点,什么通天不通天,领导不领导,我不明白。"

冯三金小声道:"他是黑土镇领导的小蜜。"

李帮贫终于明白,当自己替焦雯雯打了李可,焦雯雯不但没有感谢,而且哭泣着离开,原来是这么回事。

李帮贫问道:"那怎么办?"

冯三金还在地上转着圈,道:"我也不知道。"

李帮贫看见冯三金的态度,生气的道:"三金,你的意思就是我看着别人欺负雯雯,视而不见?"

冯三金看见李帮贫这个时候还没有吸取教训,说道:"你真冥顽不灵,你要知道,这个地方不是你斗勇耍狠的地方,这是政府,你今天打了李可,说不定会丢掉饭碗。"

李帮贫有点害怕,道:"有这么严重吗?"

"你还问有这么严重?我给你说,比这严重多了,你要知道,这个李可和我们的李镇长有一腿。"

李帮贫吃惊的道:"啊!那怎么办?"

冯三金道:"我也不知道,你想想办法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冯三金说完转身离去。

冯三金走后,李帮贫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蹲在地上,他实在没有想到刚来黑土镇就惹了这么大的祸,虽然黑土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见好,但是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李帮贫知道,自己家本就是地主成分,由于前些年的成分论,让他的地主父亲永远的低人一等,自己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入了党,现在有了工作,才有可能将自己家的地位给翻过来,但是自己今天怎么能闯下这么大的祸,如果因为这件事将自己开除,或者给自己一个处分,那自己怎么给家里人交代。

李帮贫现在懊悔到了极点,但是他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能怎么样,只能听天由命。

李帮贫心里道:"现在赶紧去找焦雯雯,看能不能想个办法挽回局面。"他想到这里,快速的朝着焦雯雯的房间跑去。

李帮贫快速的跑到焦雯雯的房间门口,刚要敲门,听见里面传出说话声,这个声音正是冯三金的声音,只见他说道:"雯雯,你别再犹豫了,我们两个赶紧去找李镇长,就说这一切全是李帮贫自己干的,和我们两人没有任何关系。"

李帮贫听后脑子轰的一下就炸开了,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他原来以为冯三金这么快的离开自己,是去寻找办法,没有想到,他回来是为了劝说焦雯雯和他一起出卖自己。

焦雯雯仍旧在哭泣。

冯三金道:"雯雯,快点拿主意,镇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三个是同学,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不去李镇长面前表明心迹,以后在黑土镇肯定永无出头之日,说不定这辈子就要呆在这个穷困的地方,如果真是那样,这辈子就完了。"

冯三金说完这句话,焦雯雯睁开了婆娑的泪眼,道:"我不想呆在这个地方,我要回到县城。"

冯三金道:"好啊,如果你想回到县城,那就跟着我去找李镇长。"

焦雯雯好像有点不忍,毕竟,李帮贫打李可全是为了她,焦雯雯道:"我们去找李镇长怎么说。"

冯三金道:"你就一口咬定,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就说,打李可是李帮贫自作主张。"

焦雯雯道:"打李可,是他的主意,我没有让他打李可,他是自作多情。"

冯三金道:"雯雯,我们今天去找李镇长,不仅要阐明今天的事情,还要去向李镇长表明心迹,我们是他的人。"

焦雯雯猛的抬起头,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道:"三金,为了能回到县城,我只好牺牲帮贫了,我们现在就去找李镇长。"

只听见冯三金道:"好,我们马上就去。"

李帮贫像一只受伤的狮子,站在门口。

焦雯雯和冯三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两人在焦雯雯的房间中密谋的时候,李帮贫正站在门口仔细的听着。

焦雯雯和冯三金看见李帮贫的眼神,知道李帮贫已经将她们说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李帮贫怒道:"雯雯,三金,这难道就是我们大学四年建立起来的友谊吗?雯雯,你要知道,今天这个事情全是为了你。"

冯三金道:"帮贫,我们说的话你也听见了,你说今天这个事情全是为了雯雯,我问你,雯雯叫你去打人了吗?"

李帮贫道:"三金,我会对今天的事情负责。不会将你们两人牵连在内,我会去找李镇长,对他说今天打李可的事情全是因为我,和你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还有,你们去找李镇长不就是想和我划清界限吗,怕我连累了你们,我告诉你们,请你们放心,从今天起,你们和我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我从来就不认识你们。"李帮贫说完转身离开。

焦雯雯和冯三金傻愣愣站在焦雯雯的门口。

镇长办公室,李可正在擦拭着眼泪。

李权兵生气的道:"真是太大胆了,刚分配的干部,竟然就敢打架,是不是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李可一边哭一边娇滴滴的道:"李镇长,您可不能让这个小子在黑土镇这么无法无天,要不然,您今后怎么服众。"

李可的话正好说到李权兵的心里,经过昨天晚上和邓川的较量,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将黑土镇的这艘大船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要掌握在自己手中,首先,黑土镇的职工对自己就要有种敬畏感。

李权兵准备杀鸡给猴看。

可怜的李帮贫为了一个女人竟然闯下这么大的祸。

李权兵走到李可跟前,在李可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问道:"美人,你想让我怎么处理李帮贫?"

李可笑道:"李大镇长,您大权在握,怎么处理,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不过,您处理的越好,晚上我伺候您就会伺候的越舒服。"

李权兵看着一脸媚态的李可,心里早就动摇了,他走到李可面前,仔细的端详着这具美体。

李可笑道:"李镇长,您别这样看我,看的人家怪不好意思,人家哭了这么长时间,嘴角还有血迹,等晚上我补好妆,就来见您。"

李权兵使劲的搓着双手,两眼放着绿光,好像一只发情的猛兽。

李可慢慢的走到李权兵的跟前,顺势倒在李权兵的怀中,问道:"李大镇长,你怎么处理那个小子?"

发电厂的冷却塔干嘛用视频

基于外界侧风作用的发电厂冷却塔均匀进风增效技术

拓展阅读

【发电厂的冷却塔】火电厂的冷却塔造型为什么这样设计?:http://www.bjtcjj.cn/lengqueta/149.html

相关问答

问:介绍一下发电厂冷却塔的作用

答:发电厂冷却塔的作用就是利用从下往上流动的空气去冷却从上往下流动的水。 冷却后的水最主要的作用是送到凝汽器里去把在蒸汽轮机中做过功的蒸汽冷凝成水再送回锅炉中去加热。 如果没有这个冷却塔蒸汽就无法冷凝成水再送回锅炉,发电的热力循环就无法建立,工质也无法回收。 冷却塔中的水应该要经过滤网和配水装置,以过滤杂质和分配均匀以达到良好的换热效果。

问:火力发电厂冷却塔作用是什么

答:火力发电厂冷却塔作用是是水跟水的热交换,给发电厂降温。冷却塔作用如下:原理是把冷水引入冷却塔中,不断循环,使机组降温。冷却塔里面的水变热后产生水蒸气,通过顶部对外排放。 火力发电厂要使用大量的冷却水,这些冷却水主要是通过汽轮机的冷凝器,将做过功的乏汽冷却成凝结水循环利用。
扩展资料:发电厂的循环水分为“开式循环”和“闭式循环”,缺水地区多用闭式循环。开式循环就是只用一次,经过冷却器换热以后就排放掉。闭式循环是将使用过的冷却水经过冷却塔冷却以后再反复使用。冷却塔有多种形式,原理就是:用水泵将换热后的热水达到冷却塔顶部,然后让热水似下雨一样落下,在下方蓄水池回收冷水循环使用。参考资料:工业冷却塔-百度百科

问:为什么热电厂一般都要用双曲线冷却塔啊?

答:冷却塔做成双曲线形的是为了提高冷却的效率,底部有最大的圆周,可以最大限度地进入冷空气,冷空气到达最细部位时,接触热水,这时首先由于管径变小,空气流速加快,可以尽快的带走热水中的热量,其次由于管径变小,冷空气的体积也受到压缩,故压力也有增加,而压力增加流体的含热能力会随之增加,于是在细腰部冷空气可以最大限度的吸收热水的热量从而使热水冷却。到了最上部,管径再次扩大,已携带了大量热量的空气由于速度减慢,压力减小,又将所含的热量释放出来形成白色的水蒸气。

问:火电厂为什么有了冷凝器还要冷却塔?作用有什么不一样吗?

答:如图中的冷凝器是使用海水冷却的,就不需要冷却塔。如果不使用海水,或者为了减少水质冷凝器的损害,会对冷却水进行处理,为了节省水资源,需要将冷凝器排出的热水冷却后循环使用,这个冷却设备就是冷却塔。

用户评论

来自[本溪]的客户:2019-04-03 18:12:15
非常好的卖家,很好的货品质量,很满意,大力推荐啊!

来自[萍乡]的客户:2019-04-02 17:33:32
双曲线冷却塔现在还在盖么?
听说国家已经不让用了啊,
双曲线冷却塔我认为就两点好:
1、耐用,混凝土结构,不好盖不好拆的。
2、省电,自然通风,没风机没电机。
其它的就太高了,尤其飘水率。

来自[庆阳]的客户:2019-03-24 22:36:01
冷凝器有管道,管道内流过冷水,将汽轮机里出来的蒸汽冷却成水,而冷却水变成了热水。而冷却塔将这个热水再冷却成冷水。各有各的用途。

来自[东莞]的客户:2019-03-23 18:08:52
满意,值得长期合作。希望将来也能一直合作愉快。去

来自[北京]的客户:2019-03-14 18:43:17
东西很不错,发货速度都很给力,下次还会光顾的。

来自[营口]的客户:2019-03-14 11:10:17
还行,性价比很高,好评,物流很快

来自[苏州]的客户:2019-03-11 14:57:03
老顾客了,品质有保证

来自[密山]的客户:2019-03-09 21:27:43
很满意 卖家态度很好 诚信经营 以后会长期合作

来自[临汾]的客户:2019-03-09 17:10:17
东西收到了,非常不错,值得买,卖家服务态度非常好,呵呵!全5分

来自[包头]的客户:2019-03-09 17:07:02
发货速度快,而且有人指导安装,服务挺贴心的,总体满意

来自[辽源]的客户:2019-03-09 16:21:25
厂家发货快,质量不错,后续还会买

来自[赤水]的客户:2019-03-09 12:15:25
南方电厂基本没有冷却塔,在南方,河流多,水量大,凝汽器哪里用流量很大的循环水去冷却汽轮机的排气,如果有凝汽器还有冷却塔的话,应该是在北方缺水地区,汽轮机排气不足以在凝汽器冷却,于是在送往冷却塔。

来自[遵化]的客户:2019-03-09 11:46:22
店主很热心,待客很好,东西也很不错,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店主记得给优惠哈

来自[瓦房店]的客户:2019-03-09 11:24:13
就两滴滴 还以为不够呢 没想到不多不少 正正好好!快递 那是真的快!有需要还会再来的!

来自[仪征]的客户:2019-03-08 21:11:37
老顾客了,产品一如既往的好,而且价格还给优惠了